向日葵应用app

“怎么回事?哥哥,妈妈会不会回来啊?要是到时候,都见面了,那……很尴尬吧?”

“现在不是尴尬不尴尬的问题了。”慕迟曜说,“解决慕天烨,才是目前最重要的。”

“慕天烨?他又怎么了?”

“又怎么?”慕迟曜眉目一厉,“他做的错事多了去了,死一万次都不够!”

慕瑶看着哥哥满身的戾气,有些被吓到。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瑶瑶,知道,那个人和谢莉,为什么会提前回来吗?”

“不知道……”

“因为,我废了慕天烨的手。他们两个,是回来讨说法来了。”

慕瑶一惊:“什么?哥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说起来太复杂。”慕迟曜说,“今晚回慕家,只需要安抚住爷爷的情绪就好。其余的,我来。”

“哥哥。最近发生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嫂嫂那边的事情都还没处理好,现在又是慕家内部的矛盾……”

“她今天晚上不会去慕家。”

美女房程程微笑啦

“嗯,我知道了。嫂嫂在家休养身体就好了,我就和哥哥一起回家。”

慕迟曜点点头:“瑶瑶,也该……面对很多,残酷的现实了,不能一直生活在温室里。”

虽然,他一直都有尽可能的,把慕瑶给保护好。

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慕瑶自己也去面对的,不能总一辈子,躲在他的羽翼下。

慕迟曜挥了挥手,慕瑶马上说道:“好,那,哥哥,我先走了。”

他“嗯”了一声,抚额,眉头重重的皱起。

即使是在发生了这样的情况下,慕迟曜思考一番,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慕总……”

“下午我不会来公司了。”

陈航立刻就明白:“是,慕总,我会安排下去的。”

原以为今天肯定是要加班的了,没有想到慕总提前离开了,看来今天还能准时下班。

慕迟曜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回到了年华别墅。

管家替他打开车门,恭迎他下车,慕迟曜什么都没有说,反而是,点燃了一根烟。

他靠在车旁,双腿交叠,指尖里夹着香烟,有一口没一口的抽着。

管家也不敢出声,恭敬的守在他的身边。

一根烟都抽完了,慕迟曜也没有说一句话。

他把烟头扔了,名贵的皮鞋一脚踩了上去,径直走进了年华别墅。

一边的管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还好还好,慕先生看起来,情绪已经慢慢平缓下来了。

言安希没有在楼上房间里休息,而是坐在客厅窗户边,她以前经常坐在这里看书的地方。

厨房熬了一碗燕窝,她正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吃着。

外面忽然传来脚步声,而且是皮鞋摩擦地板发出的声音,言安希微微一震。

是……慕迟曜吗?

她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了他挺拔的身影,还真的是他。

慕迟曜也看到了她,冷峻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是却是直直的朝她这里走过来。

言安希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燕窝,又继续吃了起来。

慕迟曜走到她面前,停下脚步:“倒是跟一个没事人一样。”

“希望看到我怎么样?哭吗?”言安希轻声的说,“我哭了一晚上,不会看到,我在这里坐着吃东西,倒是就回来了。”

慕迟曜冷冷的哼了一声。

“既然回来了,就坐坐吧。”

“没时间。”慕迟曜说,“晚上我要过去慕家一趟好好的待在家里,哪里也别想去!”

“我也不想去哪里了。”

“这样最好。”

说完,慕迟曜转身,就要走。

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要回来干什么,或许,仅仅只是因为能看她一眼。

慕迟曜想,他一定是疯了,爱一个人,然后疯狂到了这样的地步。

“就要走了吗?”见他转身,言安希连忙问。

“嗯。”

“给我五分钟的时间吧。”言安希说,“我有事情,想和仔细谈谈。”

慕迟曜的脚步一顿:“谈什么?想为自己洗脱什么吗?”

言安希直接的说道:“不,我想和摊牌。”

“摊牌?”

“嗯。”

慕迟曜转身看着她,只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她了。

他忽然伸出手去,挑起她的下巴:“言安希,我现在连多看一眼,都觉得厌恶,知道吗?”

听到他这么说,她眼睫一颤。

“那为什么还回来?”

慕迟曜冷冷的回答:“回来看看还活着没有!”

他明明是想她,可是话到嘴边,却偏偏又变成了这样伤害她的话。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能和以前一样,把最好的,最动人的情话,都只说给她听。

孩子没了啊……他连孩子生下来后的规划,都想好了。

可现实这么残酷。

“我还活着。”言安希说,“但如果,慕迟曜,要是希望我死的话,我也没有一句怨言。”

慕迟曜紧紧的盯着她。

“反正我活着,真的也没有多大意思了。这个婚离不了,孩子已经……没了,安宸也醒了,我没有什么牵挂了。”

“那我偏偏,就要让这样活着。”

“慕迟曜,”言安希轻轻的喊着他的名字,“我们在一起,也有好几个月了,可是为什么,我觉得,却比这一生,还要过得漫长……太累了,太难熬了。”

慕迟曜的手收紧,捏着她的下巴:“现在的目的都达到了,就想和我离婚了?利用这场婚姻,得到了想要的一切,现在就开始跟我说,要自由了?”

“我也曾真心爱过啊……可当时,把我的真心,当成什么了?”

“言安希,不会什么好的事情,都让给占了。想离婚?除非我死了!就算我死,那也是慕太太,当慕家的寡妇,守一辈子寡!”

言安希抬手,轻轻的搭在他捏着自己下巴的手上:“不会死,也不能死。慕迟曜,的命,比我的值钱太多了……”

慕迟曜却挥开了她的手,像是厌恶她的触碰一样,同时也收回了手。

“想要和我摊牌,好。等我晚上从慕家回来之后,再说。”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