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快猫短

.630shu.co,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

几乎是同时,方晟也站在窗前,虽然办公室位置和角度不同,但目光也投向市委大院东南角。

鄞峡老一辈都说那是块风水宝地,建国初期大力发展轻工业,准备挖地基建工厂,结果两天内挖出三层墓,吓得工人们一哄而散,厂子没建成,从此以后市民们都绕道走。风水师却说是块好地方,棺材叠棺材,正是“官上加官”,而且还“连升三级”!

后来省里批文同意建立鄞峡市,就准备把市委大院放那儿——官场谁不想“官上加官”,然而发生怪事了,第一根桩就打不下去!

换个地儿再打,还是不行,地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挡着似的,把水泥桩打断了也不行。

基建组犯了难,趁着天黑悄悄把风水师带到工地,四下转了一圈,风水师说地是好地,就是不适合建官府,犯冲!

那怎么办呢?基建组组长问。

风水师信手往旁边一指,挪点儿地方呗,既不犯冲又能沾着官气,皆大欢喜。

因此市委大院建到了旁边,风水宝地依然闲置。有人说基建组长是被唬住了,风水师既那么说,肯定有“解”招,私底下塞点钱就行。弄得不伦不类,相当于市委大院走了旁门左道,难怪成立地级市后鄞峡一直旺不起来,主政官员也升迁乏力。

吴郁明、方晟上任后第二天就联袂考察了这块地方,倒不是信风水,而是觉得市委大院旁边有个闲置空地太突兀,有损形象。商量一番,让机关事务管理局进行改造,建了四五个亭子,中间修成曲曲折折的鹅卵石小径,栽了些观赏花,四周用篱笆围起来,算是简易街心花园,也别有情致。

之后一直有房产商打这块地的主意:一边市委大院,一边市第一人民医院,对面是综合商厦,后面连着美食街;三学区房,可以从市级机关幼儿园一路上到中学,市一中、市二中随便挑;步行到市中心七八分钟,附近还有赫赫有名的金融一条街。

如果说柯察巷、神仙池两块地是黄金地段,这块地堪称钻石级地段!

短发文艺妹子天台上的凝望

方晟却出于长远考虑,死死按住不放。

究其原因与房产销售的套路差不多,先卖区域、楼层位置相对较差的,好楼层好户型压到最后。

再者方晟也不愿意市委大院旁边成天轰隆隆作响,影响日常办公。

如今,苗彰荣打上了这块地的主意。

准确地说也不是苗彰荣,是来自省城的大房产商尤应清,潇南房产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人称“尤百亿”。

说他的个人财富有百亿之多那是夸张了,但几十个亿肯定不在话下。

尤应清与省委高层、潇南市领导都有很深的私交。他恪守的原则是决不塞红包、送礼品,那多小家子气!

历来领导干部与房产商的关系是中纪委调查重点,挖出来不得了。

他相处的方式既朴素又平实,让外界挑不出一点点毛病:偶尔两手空空跑到领导办公室做礼节性拜访,一杯清茶,聊两三个小时后告辞。

奇怪的是平时日理万机的领导们却很欢迎他的到来,有时宁可推掉公务活动,专门打电话邀请。

除此之外尤应清从不宴请领导,也不陪他们打高尔夫、游山玩水,然而却能拿到省城最好的地皮,卖最高的价钱!

奥秘在哪里?

尤应清聊天可不是聊八卦,里面有实实在在的“干货”:最近房价如何,哪个小区可以投资,什么价格入手,什么价格脱手,简直是一篇内容详尽的房产投资指南。

根据他的暗示,领导干部们在房产投资方面有如神助,每每能牟取暴利!

要不然,以苗彰荣党校中文系出身,能比经济系毕业的方晟还厉害?

妙就妙在这种投资绝无串通之嫌,尤应清只负责提供信息,买与不买,买多买少,赔还是赚,一概与他无关。

即便中纪委掌握其中猫腻程监听也没辙,房产商谈房价天经地义,总不能在领导干部面前谈三农、谈文学艺术吧?

所以当尤应清专程来到鄞峡“聊天”时,苗彰荣精神大振。

一振之前自己对鄞峡房价的判断没错,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二振尤应清前来肯定又有发财机会,大大的机会!

果然,尤应清三言两语便扯到市委大院东南角那块地,说上周特地从香港请了位风水师悄悄看过,评价是“龙虎之相”,属于房地产里面的上品。

“当年李嘉诚建私家豪宅时,这位大师有幸入选‘风水团队’,之后成龙、甄子丹、林青霞等明星买别墅都请过他,”尤应清道,“大师可不是随便说说,有正式黄丹符书,有签章画押,以后凡因风水原因出了事可以作为凭证索赔。”

“这么神奇啊?”苗彰荣似信非信。

尤应清笑道:“苗书记是优秀共产党员,坚定的唯物论和无神主义者,当然不信那些鬼鬼神神的东西,不过风水嘛,老百姓则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开发房产时会是一个好卖点,每平方加个几百块钱没问题。”

“那倒是,”苗彰荣道,“可惜最近国范围严加调控房价,正处于上升态势的鄞峡遭到迎头痛击,很多投资者因此打消购房计划。”

“京都最高层的治理逻辑是,房价过高、炒房者过多会抽空经济实体资金,导致制造业外逃、基础行业发展受到重创,”尤应清道,“最高层敢于推出若干调控措施的前提是经济发展稳定,各地特别是沿海省份有足够自愈能力,能在经济波动不大的情况下完产业结构调整,不料《狮城协议》出台打乱了所有部署,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刹住下滑趋势,重振民众信心,这种情况下,苗书记觉得除了房地产还有什么行业见效更快?”

苗彰荣抚掌道:“尤总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真是理所应当!事实上近期从省领导到市里都在考虑适当放开部分限售政策,以温火逐渐点燃市场。”

尤应清报以大笑:“英雄所见略同嘛……苗书记,我还从侧面了解过这块地为何迟迟没开发反而做了街心公园,是您前任吴郁明和方晟商量后的决定,以城市远景规划布局来说,最好的地皮永远捏在手里是对的……不过我来了,不敢说整个双江,至少在省城我是实力最雄厚的开发商,把优质地皮交给我开发,苗书记肯定放一百二十个心,对不对?”

“方市长不太好讲话呀,跟又不熟……”苗彰荣沉吟良久道,“这样吧,先通过省领导接洽一下耿市长,他是常务,放开地皮的事儿由他主动提出来比较好。”

尤应清心领神会点点头,指教道:“其他还需要做什么?”

“唔……林枫部长那边也拜访一下吧,们之间也应该熟悉吧?”

尤应清浮起微笑:“打过交道,打过交道,呵呵……”

回到省城,尤应清迅速行动,没费多大工夫便通过省领导打电话给耿大同,指示“密切配合”,耿大同自然掂得出话里的份量,唯唯诺诺应了下来。

至于林枫那边根本无须通过省领导,以前林枫的确与尤应清“打过交道”,其中玄机不必赘言,总之也是“眼睛一亮”,不假思索答应推进。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做好一系列铺垫,尤应清堂而皇之以省城房产开发商身份来到鄞峡,以招商引资名义要求开发市委大院东南角、正式名称为东方绿地。

作为方晟的心腹,于正深知东方绿地的份量,第一反应是驳回。局党组有人好心提醒,介绍了尤应清在省城的地位以及与苗彰荣隐隐约约的关系,于正“哦”了一声随即批复“呈耿市长审阅”。

作为常务副市长,耿大同有权同意拍卖鄞峡任何一块地皮;然而有前面若干次教训,耿大同已认识到不经方晟同意不可能拍卖任何地皮。

这就是市长的特权。

市长可以插手所有副市长的分工领域,不需要理由,哪怕贵为常务副市长。

耿大同批示道:东方绿地项目值得研究,建议提交常委会讨论。

文件流转到方晟手里时,于正已作了详细汇报,包括尤应清与省领导以及苗彰荣的关系。

方晟清楚新的考验即将来临。

尤应清的实力足够强,强大到开发东方绿地不过小菜一碟,绝对有诚意创建一个精品小区、亮点工程。

却不是方晟愿意看到的。

相对一个商品房精品小区,方晟更想看到的是一幢幢厂房拔地而起,一套套设备安装到生产流水线,一个个企业热火朝天。

因为投资房地产太容易出成果、太容易让地方正府满足于荣耀的业绩,往往因此忽视在实体企业方面的努力。

更重要的是,一个名声大振的商品房小区会形成领头羊效应,迅速推动和拉升鄞峡房价。

早从去年布局起,方晟一直注意避免那种糟糕局面的出现,不能让多数老百姓的血汗积累起极少数投资者狂欢盛宴。

方晟的想法是,等到鄞峡真正百花齐放、实体企业深深遍地扎根时,房产市场在刚性需求烘托下有节奏地抬升,那才是一轮真正的牛市。

然而有市委书记撑腰,看来胳臂扭不过大腿了。

方晟叹息着摇头,摇头着叹息,良久在报告上批了两个字:

已阅!

作者***:为增强交流,及时了解沟通朋友们的意见建议,本人创建“官场先锋书友会”微信群,微信号:jishao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