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凑云软件合集

不得不承认,赵尧尧在实体经济投资方面的敏锐度和前瞻性不输于方晟,甚至视野更开阔,出手更果断。

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国凭借庞大的经济体量和纵深战略规划,建立了完备的现代工业体系,从种类和环节的覆盖面上讲甚至超过当今工业最发达的美国。

但基础薄弱和发展的不均衡性体现在两个短板:一是尖端技术特别是高科电子元件,严重依赖进口,话语权和定价权都捏在美国人手里;二是精密技术,中国人模仿快、复制快,什么行业只要瞄准便能从下游开始快速向上游发展,逐渐占据生态链顶端,挤掉竞争对手后再垄断这个行业。

可精密技术不行,靠量产、规模那一套行不通,必须有多年技术、经验和人材的厚度积累,讲究的就是慢工出细活,还有精确到极致的严谨。

大飞机、高铁、航母都能实现国产化,但“国产”必须要打引号,原因在于部分核心精密部件必须要进口,市场基本被日本和德国所垄断。

一个成本只须五美元的零件,人家敢开价五百美元,还只有乖乖掏钱,心里为对方肯供货而窃喜。

显然,赵尧尧意识到精密仪器行业的战略意义,主动介入收购,不料却与卫君胜撞车。

沉吟良久,方晟道:“坦率讲即便她退出收购,还会有其它潜在对手,在精密仪器问题上欧美很讲政治,宁可低价贱卖都不会高价给中国,收购阻力重重,我觉得还不如让她实际掌控,反而更具隐蔽性。”

“前段时间我们深入探讨过,老弟,今晚大家都喝多了,有些话就这么一说,别介意啊,”虽这么说,卫君胜目光锐利明亮,一点醉意都没有,“赵尧尧是个人控股,哪怕英国公民身份,心是中国人,既是企业利字当头,可能在优先权、技术输送方面顾全大局,但不可能事事听从上层指挥,哪有央企直接控股利索?此乃其一;其二精密仪器是百年大计,她作为实际控股人能坚持多久?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之后怎么办?到时国家还得费尽心思收购,不是吗?其三,坦白说吧于家觉得她是自家子弟,可她明明姓赵哎,毕竟是私生女身份对不对?也许她内心深处并不认同于家,不过考虑到老弟的仕途利益才勉强承认,如今俩离婚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今后老弟不小心惹恼了她,从此分道扬镳,国内有谁能与她沟通?”

方晟竟被问得瞠目结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所以,为了国家利益,为了大局考虑,请老弟劝她暂时退出收购,如果日后我们的收购计划被否决,她再出手不迟,行吗?”卫君胜深深看着对方。

还有选择吗?方晟只得点头答应。

丸子头美少女吊带香肩牛仔热裤长腿甜美笑容写真图片

“好,就知道方老弟爽快,容易沟通,”卫君胜展颜道,“第二桩事更重要,也更机密……”

他四下张望一番,索性把方晟拉到院子门口,借着微弱的灯光悄声道:

“兄弟我调到达建是有任务的……听说过中企利用特殊管道和优势洗钱吗?达建就是重点怀疑对象!”

方晟霍然抬头,脑中闪过当年黄海的经历。

省厅十处邱组长带领白翎等人进驻黄海,目的就在于调查庞大而隐秘的洗钱集团,之后牵连出一大串犯罪分子,再转战梧湘。后来因为白翎在突袭行动中受了重伤,邱组长等人撤出梧湘,调查洗钱工作也就不了了之。

这样说来,对洗钱网络的调查一直在进行,经历近十年的围追堵截终于接触到网络中心,达建集团!

看出方晟的震惊,卫君胜颌首道:“方老弟有所了解,很好,省却我多费口舌。达建主营是化工,包括化工原料、精细化工、农用化工和塑料、橡胶制品的进出口及仓储;中国是化工出口大国,每年对外出口以亿吨计算,占据了亚非拉大半幅市场,对欧美传统化工集团也形成强有力冲击,资金往来都是天文数字,大家习以为常。然而就在习以为常下存有隐忧——洗几百亿、几千亿根本不算事儿,没法查也查不到……”

方晟表示理解:“记得白翎在黄海查几家县属企业都动用服务器进行大数据分析,对于巨无霸式的央企以及旗下数以千计的关联企业,真有无从下手之感。”

“我和左明上任后召开集团高管会议,要求各部门全力配合审计署经济责任审计,当晚总会计师从二十七层自家阳台跳楼自杀,当然了,对外宣称是长期受抑郁症困扰,老套路了懂的,”卫君胜表情沉重地说,“就在我动身来双江前一天,总审计师在办公室服毒自杀……唉,这帮人该是捅下多大窟窿才在这样的地位以死亡方式了结人生?”

“那么我……”方晟实在想不通自己能提供什么帮助。

“根据前期掌握的线索,相当多来历不明的资金通过一家建筑公司流转到达建名下众多企业账户,从道理上也说得通,达建嘛向来两条腿走路,除了化工便是房产,达建房产号称内地六强房产企业之一,在一二线城市都有分公司,为筹资方面从集团内部融资平台过桥是正常的,”卫君胜一字一顿道,“但它的名字叫京都神机!”

方晟一惊:“就是大换届前朝明省委常委会上提到的朝南市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的承建方?!”

“正是。”

“爱妮娅指责应留生、谢大旺、宗华三人在溱州码头扩建工程中沆瀣一气,十二个亿标的,据说主持招投标的开公事务所与应留生交情非浅?”

“正是。”

“谢大旺的小姨子邬燕是京都神机建筑公司股东之—,已经在朝明拿到十多个五亿以上的工程?”

“正是。”

见卫君胜连说三个“正是”,方晟笑道:“君胜肚里又在酝酿一篇大文章?”

“据我所知,朱勤接掌溱州后已按爱妮娅要求调查深海码头扩建工程,五十亿啊,尽管省委书记窦德贤明确反对,但很显然爱妮娅打算掀桌子,彻底把应留生和谢大旺打倒在地!”

“那么君胜的意思是……”

“我想分享朱勤的调查资料,”卫君胜直言不讳道,“这事儿爱妮娅不点头不行,因此老弟要帮兄弟一把!”

“觉得对方会通过码头扩建工程洗钱?”

“十二个亿基建标地,放在账户两个来回发生额就将近五十个亿,洗几个亿算什么?”

“从朱勤那边考虑,地方正府复核重大工程合情合理,但央企插手会引发道义上的麻烦,弄不好影响爱妮娅通盘策略,”方晟道,“眼下朝明局势微妙得很,溱州深海码头扩建工程可能打破原有的势力平衡,谁也不愿做京都眼里事端制造者……”

卫君胜点头道:“明白的意思。即便爱妮娅手握确凿证据都未必提交中纪委,而是以此暗中逼俩家伙下野,对吧?但达建这边一旦确定京都神机是洗钱网络之一,便毫不犹豫予以斩断!”

“作为一省之长,她肯定有很多顾虑,吩咐朱勤调查也自有不为人知的想法,所以……”

方晟及时刹住话头。

话说到这一步,倘若卫君胜足够聪明就该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帮忙可以,但不能白帮;空头支票也不行,官场风云莫测,谁说得清几年后会发生什么?

很凑巧,卫君胜就是聪明人;或者说,不聪明也做不到央企掌门。

卫君胜拉着方晟再向前走了几步,掩入灯光外的漆黑里,耳语道:

“吴郁明正在竞争副省长……”

“双江的情况君胜是知道的,觉得他能如愿以偿?”方晟反问道。

见他这个态度,卫君胜猜到于家已有对策,无须自己亲自出马,又换个话题道:

“关于投资鄞峡,华浩董事长的话如今达建依然算数……”

方晟含笑道:“有央企业锦上添花再好不过。”

瞧人家说得含蓄,锦上添花,意思说可有可无,不来也没关系,哥这边招商引资工作如火如荼,钱多着呢。

卫君胜此行备足预案,不慌不忙笑道:“京都圈子都传闻方老弟有两多,一是女朋友多,二是老部下多。女朋友多的好处是抢着帮生孩子,将来儿孙满堂……”

换其他任何人都不可能当面跟方晟开这种玩笑,但卫君胜不同,是某种意义的同道中人,尽管方晟不承认。他开玩笑,方晟还必须接招。

“哪有……”方晟苦笑道。

“老部下多的好处是桃李满天下,四面开花,”卫君胜继续道,“目前老弟的缺憾是摊子格局太小,都集中在双江范围,有被对手一窝端的可能;上次遇到的那位肖先生在发改委,说明老弟已深刻意识到这个问题……”

方晟神色不变,缓缓道:“说到老部下,这段时间真有一位的孩子在京都上大学,考虑毕业后留京,想早点调过去做些前期准备,或许君胜能想想办法?”

理由跟对吴郁明说的一模一样。

“宣传部门马上要有一轮调整,新官上任嘛总是难免的,如果老弟那位老部下感兴趣的话……”

“副厅级。”

“应该能考虑实职,提拔嘛以后再说啰。”

“帮我记下他的名字,”方晟道,“他姓齐,齐志建!”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