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直播app下载链接

吴郁明干咳一声,等所有目光都集中自己脸上,才缓缓说:“经济秩序走上正规的地区,根本不必采取全民招商这种极端措施,从这一点讲我理解各位的不理解甚至是愤怒。问题是,鄞峡是什么状况?可以说集几乎所有经济指标全省倒数第一之大成!每年省正府综合考评,干得再差的地区都不怕——反正有鄞峡垫底呢,不瞒各位,我在舟顿当市长时也这么想……”

方晟轻笑一声,恰到好处插了一句:“吴书记在舟顿从没落过后三名啊。”

“关键在于舟顿领导班子齐心协力嘛,”吴郁明别有所指地说,“要改变鄞峡落后挨打的窘境,就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否则——之前那么多任书记市长可不是吃干饭的,为何没能扭转不利局面?关键在于心慈手软,顾忌太多放不开手脚!是啊,人大政协都是老同志,放一马情有可缘;纪委组织部都是强权部门,不便出面低三下四;那么统战、政法委呢?体育局、妇联、残联又怎么说?你也例外,他也例外,每个部门都有十足理由,最终担子又落到招商局头上!”

“偏偏招商局又被限制业务范围。”方晟补充道。

窦康眼望着天花板,暗想即便如此你俩能拿人大怎么办?说得再狠,我还是坚持投票!

吴郁明续道:“我清楚推行全民招商是有阻力的,窦书记说之前已否决过一次,不错,我记得那回事,但为什么又拿出来重议呢?因为今日不同彼时,不单经济环境、社会氛围发生很大变化,而且我和方市长了解掌握的情况更多、更深入,弄清原来只浮在表面的真相……”

这话什么意思?

窦康、慕达等人目光都警惕起来,成槿芳也瞪大眼睛,甚至游离于会议之外的林枫都停止在笔记本上乱划。

“一直以来我和方市长都很奇怪,鄞峡人不投资、不存款、消费也不高,钱都哪去了?通过柯察巷和神仙池两块地皮竞标,总算弄明白!”吴郁明环顾所有常委,冷冷道,“很巧合,中标的是本地两家开发商,柯察巷地皮……”

成槿芳脸上笑容凝固,不知吴郁明要抖露什么秘密,幸好他轻轻一顿便跳过去,“神仙池地皮的开发商新城房产,东家是新城非标准件厂,而它的控股股东是谁?鄞峡仓通减速机厂!”

窦康眼皮跳了跳,慕达大口大口抽烟,都不说话;韦升宏一听便明白其中玄机,担心遭到吴郁明点名责问,埋头假装记录。

“五百万投标诚意金从哪儿来?显然不是新城非标,它账上流动资金不过三四百万,经查向工行申请的五百万贷款,担保方呢,不用说就是仓通减速!好一个瞒天过海!”吴郁明猛一拍桌子,“我们的市属企业把心思都用到斜门歪道,生产经营怎么抓得上去?还有,谁批准仓通曲线参与竞标,开发房地产的?请方市长、耿市长回头查一查!”

清纯美女精致小脸蛋傍晚暖色摄影

慕达生怕方晟又派什么工作组,把仓通搅得天翻地覆,主动表态:“纪委也要及时跟进,把问题查个水落石出!”

吴郁明恍若未闻,道:“钱都去哪儿了?从仓通减速就可见一斑!平时要求他们扩建厂房、技术改造、增加生产线,个个哭穷,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得穿着破衣服到国资委办公室打滚。如今看到有利可图,钱就象变魔术似的冒出来了!所以,市委提倡全民招商错没错?”

吴郁明能把新城房产投标诚意金来龙去脉查得一清二楚,不用说燕海投资也跑不掉——这笔钱直接出自国腾油化账户,被咬住的话不算大麻烦,但也得三天两头往省国资委送材料。

成槿芳唯恐祸及其身,忙不迭道:“吴书记说得有道理!招不招商,钱都在那儿,大家努力一下效果大不相同。”

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啊,也不怕翻车!

林枫头也不抬,声音闷闷的:“我在潇南就负责招商引资,认识一些大老板大客户,我代表统战部认领两个亿!”

梅秋正在点烟,听了这话不小心呛着,剧烈咳嗽不已;耿大同呵欠打了一半,惊得下巴险些掉下来。

吴郁明煞有介事记到笔记本上,然后笑道:“欢迎各位认领任务啊,当然不搞攀比,量力而行。会后招商引资领导小组将根据实际情况统一下达任务,嗯,咱常委们不搞特殊,也得有任务,而且必须亲自完成,不准搞分解、转嫁给下面的同志。关于全民招商工作还有异议吗?”

快揭到老底了,谁敢反对?

重头戏全民招商议题“一致通过”,剩下两个形同鸡肋:“你问我答”电视直播势在必行,反腐倡廉永远在路上,反对也没用。

唯一改动就是按魏昌成的建议,将电视直播打分归集到年底市正府对市直机关的综合测评,算是反对派小小的胜利。

散会后窦康立即打电话给吴磊,通知立即着手规范股权,与新城房产完全切割:

由慕达的亲信重新注册一家皮包公司全额收购新城房产,新城非标转让全部股份;俞东俊在开发区找家公司接受仓通减速拥有的新城非标股份,由此两堵防火墙隔绝仓通减速与新城房产的联系。

吴磊精通资本运营,提醒道:“舅舅,这样一来就意味着新城房产投资款都是自有资金,直接面对市场风险,一旦产生损失全得自个儿承担啊!”

“姓吴的在常委会上咬住不放,必须切割开来以绝后患,不然每次都成为他要挟的把柄!”窦康阴沉着脸道,“风险当然有,目前来看房产市场整体向好,尽可能加快土建速度吧,等拿到银行贷款并售出楼花,风险就转嫁出去了。”

“好,我马上安排!”

另一边成槿芳与郜更跃紧急商量后,国腾油化也撤出资金,之后手法与窦康同出一辙,即自掏腰包注册公司,全资收购燕海投资,这样就跟国腾油化没有任何关系了。

吴郁明和方晟直接领导的招商引资领导小组经过酝酿,连夜出台市直机关部委办局招商任务,主要有:

市统战部,两亿;

市发改委,两点四亿;

市财政局,两点三亿;

市国土局,两亿;

市人大,一亿四……

大清早接到通知后,人大一班白发苍苍的老干部们跑到市招商局讨说法——他们不敢直接找书记市长,却抓住蔡雨佳不放,要他帮忙分析如何完成一亿四千万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招商任务。

蔡雨佳说到底还是书生气重,不擅处理官场里这些啰嗦事,被诘问得满头大汗,哑口无言。

秘书赶紧向方晟求助,不出十分钟,方晟带着齐垚赶到市招商局。

来的路上,齐垚利用空档主动向方晟承认错误,表示已说服何杏离开鄞峡自行发展,以后不再联系。

方晟颌首道这就对了嘛,拿出解决问题的诚意,有明确态度就好办,不过嘛,既然把人家从山里带出来,好容易站到市直机关这样的平台,说扔就扔有些可惜……

那……方市长觉得怎么办才好?齐垚试探道。

方晟想了会儿,拨通明月的手机,一接通那边又惊又喜。

“方市长!是不是到红河指导工作呀?我天天有空的!”她高兴得象小女孩看到心爱的男朋友似的。

方晟直截了当道:“交个人给你带段时间,和你一样来自大山,小学代课教师,目前在市委办借用。”

明月不假思索道:“没问题,随时可以到红河,手续方面我想办法完善。”

“干得不错啊,现在说话都有底气了。”方晟夸道。

明月说得滴水不漏:“多亏方市长精心栽培,还有樊主任的信任。”

“好,她叫何杏,杏花的杏,过几天叫她直接找你,”通完电话,方晟说,“到红河管委会锻炼一阵子吧,那边直接服务企业,人际关系不太复杂。”

“还是方市长考虑得周到。”齐垚连声感谢。

走进局长办公室,第一眼看到蔡雨佳被两个老干部挟制在沙发当中,西装领带揪得凌乱不堪,衣服上沾着鼻涕眼泪,神色狼狈。

知识分子只习惯温文尔雅说话,这种无赖式玩法实在应付不来。

见方晟进来,两个自诩为老资格的副厅级干部直往他身上扑,蓦地人影一闪,有个灰衣男子鬼魅般拦在前面,双臂一挡一旋,很巧妙地将两人推落到右侧沙发上。

两人身不由己转了两圈,坐下后昏头转向,眨巴着眼不敢说话。

“你们不是想找市长讨说法吗?我来了。”方晟沉稳有力地说。

几个老干部相互看了看,其中威望最高的顾副主任——原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挺身而出,道:

“感谢方市长百忙之中拨冗倾听我们这些老弱病残的呼声,关于蔡局长下达的一亿四,我代表人大讲两句……”

到底当过宣传部长,虽事先声明两句,结果滔滔不绝说了四十分钟,论点论据都是之前重复过的,只是顾副主任说得更声情并茂而已。

看着他慷慨激昂的模样,方晟不禁想起齐垚打听来的情报:这次市人大通过市直部门职能提案,奔走最积极、四处游说拉票的就是顾副主任!

耐心听完他冗长的控拆,方晟扭头道:“齐秘书陪蔡局到隔壁洗把脸,休息一下。”

众目睽睽下齐垚和小丁一起过去扶蔡雨佳,两侧老干部想伸手阻拦,被小丁瞪了一眼,目光如刀刮得脸部生疼,哆嗦两下没敢继续。

看几位老干部气盛凌人的样子,方晟暗暗感叹的同时也有几分自省。

(本章完)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