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电影在线观看完整

第一波刑警飞快地越过围墙,“扑扑扑扑”,七八把麻醉枪齐开,足以两三秒内麻倒大象的烈性麻醉弹将两条德国黑背打得直晃悠,旋即摇晃着趴倒在地。

技术组则手脚麻利地切断别墅与外界的网线、报警线等,还屏蔽了手机信号。

搜索行动同时在三层楼里展开,怪了,半个人影都没有!

当然也在意料之中,狂欢毕竟是狂欢,不可能悄无声息,但也不可能在三层里的任何一层,否则包准露馅。

“找地下室!”领队吩咐道。

一楼客厅和东西两个房间家具并不多,可翻来覆去就是找不到入口;刑警钻到卫生间和厨房把能搬的都搬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

看看时间已过去十分钟,领队额头渗出冷汗:到底怎么回事?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今夜翻到阴沟里?

这时有经验的老刑警用力拍打东墙墙壁,沉声道:“里面是空的,这房子结构有问题!”

“什么问题?”几名年轻刑警异口同声问。

“去三楼!”

来到三楼东侧房间,这时才发现结构果然有问题:空间明显比一楼相同位置的房间大得多,更见方些。

老刑警再拍打墙壁,道:“瞧瞧,这部分反而是实心的,玄机应该就在靠墙衣柜里……”

冬日阳光下去游乐园游玩的围巾少女

打开落地衣柜,很快在角落里找到个按钮,轻轻一按,衣柜背面徐徐滑开,里面居然是个电梯!

地下室入口设计在三楼卧室,真乃奇思妙想的天才。

当威风凛凛的刑警们从天而降,地下室身无寸缕、正陷入极度狂欢的四男五女都惊呆了!

说是地下室未免有些失敬——六十多平米的通敞空间,天花板由高清液晶面板组合而成,折射出繁星满天的夜空;四周或是整面大镜子,或是高清屏幕闪现活色生香的画面。

屋里没有床,而是高高低低组合沙发,还有七八种奇形怪状的***椅,地上铺着厚厚的波斯手工地毯。

角落有个多层自助区,上面搁着各式价格昂贵的红酒,色彩鲜艳的丸药——后鉴定里面有性药、毒品、兴奋类药剂,还有手铐、皮鞭、蜡烛等成人用品。

刑警们冲进去时,9号别墅主人——龙祥公司老总鲍宏根的老婆陈晶,正与已在警方挂了号的健美教练在***椅上探索高难度技巧;

陈晶的铁杆闺密穆小虹成“大”字型躺在沙发上,边痛苦地吸气边催促上面的体育老师“用力!用力!”

落地玻璃幕墙上,一对男女在兴奋剂作用下做着花样体操般的动作,走近看时,男人竟是县体育局常务副局长阎运河。

屋子中间地毯上,两个女人围着一个男人激战正酣,驱散她们,赫然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

原金融服务公司总经理陈典!

“原来是陈总。”领队冷笑道。

“叫我小陈,小陈。”陈典如无人理睬的丧家之犬,难堪而卑微,脑子里只有三个字:

完蛋了!

凌晨五点,白钰被叫到9号别墅,之后麻百居、闻小则、庄骥东等人陆续抵达现场。

短短几个小时黄晓松坐在客厅抽掉一包烟:抓捕陈晶、穆小虹是意料之中,但阎运河和陈典的落网给所有人出了道难题!

阎运河是正科实职干部,陈典虽临时在城投公司借用享受副总待遇,但名义上还是金融服务公司总经理,同样属于体制内副科级干部。

一次淫.乱聚会抓捕两名科级干部,又涉及县里重量级房企老总鲍宏根,以及边缘化的副科级干部郑家福,黄晓松也束手无策,不得不紧急请来县主要领导共同会商。

看着荒唐不堪的地下室混乱场面,麻百居等人……其实心理上早有准备,此时此刻憎恨的是反而是黄晓松——

你是副***兼**局长,出这档子事你自个儿处理不就完了,非把大家都扯进来,不是没事找事么?

要从宽处理,夜里悄悄把人放了,执法仪数据删了,万事大吉;如今县领导到场,还有庄骥东、白钰这些跟本土派绝无瓜葛的年轻干部,怎么隐瞒?

可如今怎么办呢,手心手背都是肉,刀举得起来砍不下去啊。

深吸口气,麻百居缓缓道:“身为党员干部作风腐化、道德沦丧、不顾廉耻,自己都不要脸,我们还替他们遮掩什么?立案查处,决不姑息!”

“好,警方将如实上报,”黄晓松道,“在不同身份、职务涉案人员的处理方面,要不要区别对待?”

事实上这才是问题的关键,黄晓松凌晨时分把县领导们叫过来就为了商量这事儿。

沉吟片刻,闻小则果断地说:“阎运河属于党员领导干部,按规矩移交给纪委查处,进一步挖清挖透有无其它违规违纪行为。”

一句话,便将上头没人的阎运河打入万劫不复。纪委介入,小问题能变成大问题,没问题也能翻出新问题。

闻小则的手法叫做划清界限,即阎运河是体制内公务员应当严惩,体制外则另当别论。

黄晓松会意,颌首道:“陈典虽是金融系统干部,还是企业性质,特别金融服务公司合并入信用联社后完市场化,就没必要移交纪委了。”

闻小则接过去道:“那就移交给主管部门金融局处理吧,请白钰同志辛苦一下?”

白钰一直没说话——当然也轮不到他说话,慢吞吞道:“好。”

麻百居严肃地说:“系统内部处理也不能***,要本着对同志负责任的态度认真对待,从思想、道德、法制三个角度深刻教育,切实反思,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当然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在创建和发展金融服务公司工作当中,陈典同志的贡献还是有目共睹的,”闻小则道,“党纪处分加经济处罚吧,给他足够教训就行了。”

“好。”白钰还是言简意赅应道,不多说一个字。

庄骥东自打进了9号别墅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此时万言不如一默,也谨慎地保持沉默。

黄晓松道:“健美教练和体育老师怎么处置?”

他是采取先难后易的方式,一个个地抛出问题。

麻百居道:“体育老师交给学校处置,不过这种人我看不适宜再留在教育系统,否则容易残害孩子;健美教练么……吊销教练证,叫所在俱乐部开掉他,没吃没喝看他拿什么去害人!”

“陈晶、穆小虹等五名多次组织和参与淫.乱聚会的妇女呢?”黄晓松皱眉道,“特别陈晶、穆小虹两个是有前科的,上次美容师猝死明显过量吃药为她们服务,看在宏根面子上已经放了一马,没想到非但不收敛还变本加厉,不给她们点颜色是不行了!”

对屡教不改的穆小虹,大家均无异议;但提及陈晶,气氛便有些微妙了。

在场都知道鲍宏根的人脉,颜仲林、闻小则等本土派就喜欢去他家打麻将,修建福利房事件明摆着就是以正府名义帮衬他的生意闹出来的麻烦。相比而言夏春胜、麻百居没那么亲近,但这些年来明里暗地鲍宏根也没亏待他们。

陈晶最甩脱不掉的罪名是组织、收容他人的吸毒!

**体系里但凡摊上“组织”罪名,往往比罪行本身性质更严重,因为“组织”两个字里包含牵头、发起、蛊惑、煽动等敏感词。

轻轻放过陈晶,以穆小虹的泼辣粗野肯定不会善罢干休,问题就棘手在这里。

今夜的事儿,倘若以“聚众淫.乱”四个字在法律层面扣不住陈典、阎运河等人,因为不存在交易。作为群众自娱自乐的运动项目,顶多在道德层面骂个狗血喷头而已。

柜子上摆的那些兴奋类、含大麻摇头丸成份的药丸才是实锤,血液检测报告要到下午,初步审讯的情况是四男五女都有吸食,所以论罪行,陈晶最脱不了干系!

这会儿麻百居不提“道德沦丧”了,沉思良久道:“谁带的毒品?陈晶会不会事先不知道?”

“她是今夜聚会的组织者,按规矩负责准备活动所需的所有物品,”黄晓松无情粉碎了麻百居的缓颊,“穆小虹路子野,有些东西由她经手采购,但双方往来账清清楚楚,表明穆小虹受陈晶委托从毒贩手里买的毒品。事实上,类似聚会男的吃兴奋剂,女的吸毒已成为必不可少的调剂。”

闻小则颓然地坐到沙发上,又厌恶地弹起身掸掸衣服,道:“唉,宏根也不管管自家老婆,这样在外面丢人现眼算啥名堂……”

黄晓松冷笑道:“宏根……宏根外面彩旗招展,家里红旗变成黑旗都不知道。”

“年轻人脑子灵活,说说怎么处理比较妥当?”麻百居扫了一眼始终不吱声的庄骥东和白钰。

“这个……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认为陈晶不应该享有特权。”庄骥东不假思索道。

白钰则回避话题,道:“继续深挖,把这个淫乱小圈子一网打尽!”

感觉没法取得统一意见,麻百居吩咐道:

“涉案人员分头关押严加审讯,特别买毒贩毒那条线务必追踪到底!在县里处理意见出炉里,暂时由警方控制不作移交,而且要注意绝对保密!”

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四男五**.乱聚会被警方一窝端的消息中午前就传遍整个商林。

Tagged: